三种类型的完全
张熙和牧师

讲稿下载(电脑版)

教会无视完全

大多数教会都不传讲“完全”这个题目。你听过这类的讲道吗?闻所未闻,因为基督徒通常选择避而不谈。毕竟最低水准的完全都没有达到,谈论这个题目岂不尴尬?所以这个题目被视作不切实际,脱离现实。但“完全”是圣经的教导。

希伯来书说,“神的道是活泼的,是有功效的,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……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”(来4:12)。每当听见神的话,我们的内心、思想、动机、意图就会受到鉴察、检验和判断。神的话特别是讲论完全的教导,总是令人忐忑不安,因为会考问我们成为基督徒的动机。

大多数人只想得救,这就是教会抗拒完全的真正原因。我们希望不劳而获,白白地得到救恩。若是能得救,谁还在意完全呢?完全与我何干呢?那些一心追求属灵生命崇高理想的人,才谈完全。

大多数基督徒只满足于最低水平,总是离不开自我中心,最重要的就是自己得救。完全如同天上繁星,实在遥不可及。我们都离不开地面,为什么要谈航天神学呢?骑自行车已经不错了。若能开车从某地到某地,就心满意足了。谁关心航天飞机呢?这是那些脱离地上现实的基督徒才关心的。来谈谈自行车神学和电瓶车神学。或者你要是有雄心,谈谈机动车神学。别劳烦谈航天神学了,要脚踏实地。

这种想法表露了我们的无知。圣经所教导的完全是非常实际的,其实正是基督徒生命的精髓。我们在基督里蒙召的目标就是完全,所以必须靠神的恩典追求完全,不要满足于仅仅得救。

完全以及神的全盘旨意

保罗对以弗所教会的门徒说:“神的旨意,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传给你们的”(徒20:27)。在基督里新生命的一切须知,保罗没有遗漏一样。保罗的一贯宗旨就是,“要把各人在基督里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”(西1:28)。所以下一节就说:“我也为此劳苦,照着他在我里面运用的大能尽心竭力。”如果每一位牧者都以此为目标,今天的教会必然脱胎换骨。

按照神拯救我们的旨意,重生、更新、完全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。将完全从救恩中删除会如何呢?这就将神的旨意腰斩、曲解了,不再是圣经所传讲的完整的救恩信息。

留意保罗这番话:“神的旨意,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传给你们的”(徒20:27)。“避讳”,希腊原文的意思是因惧怕而退后、退缩,缄默[1]。20节也用到了这个词:“凡与你们有益的,我没有一样避讳不说的”。短短几节经文之内,使徒两次使用这个词。是什么会令到他避讳不说神的全部旨意呢?

传讲过完整救恩信息的人就知道,听众会欣然接受某些真理,不大愿意接受某些真理,甚至会强烈抗拒他们厌烦的真理。他们喜欢的真理,就欢喜接受;不喜欢的真理,就猛烈敌挡、攻击,甚至到一个地步,将传讲全部真理的传道人赶出教会。因为全部真理当然包括了属血气的人所讨厌的部分。

保罗也多次亲历被人驱逐、毁谤、殴打,甚至几乎丧命。我也有过一些这种经历。传讲全部真理、不迎合大众所好,这需要从神而来的勇气。必须做出选择:要么传讲完整的福音,要么删减福音。我们更怕神,还是更怕人呢?

要好好思想启示录的结束语,也是整本圣经的结束语,因为启示录是圣经最后一卷书。这番话严厉警告我们不要尝试改变神的话,无论是增加还是删减。

18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,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,神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;19这书上的预言,若有人删去什么,神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,删去他的份。

20证明这事的说:“是了,我必快来。”阿们!主耶稣啊,我愿你来!(启22:18-20)

这段话一开始就说“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”,是谁在郑重声明呢?接下来的话就给了答案:耶稣亲自作见证。警告是出于爱,尽管听来严厉,正如父母为了孩子好,才喝叱他不要玩火。

很多人对圣经的完全教导(即效法基督的模样并长成基督成熟的身量)一无所知,所以就断定完全与救恩无关。然而神怎会教导我们一些无关乎救恩的事情呢?我们托辞说:软弱的人不可能达到完全。但神岂不是更知道我们是软弱的吗?为什么还是呼召我们成为完全呢?神岂不会赐下恩典来成就这个呼召吗?

成圣与称义被一分为二

讲论救恩却避而不谈完全,这不符合圣经。然而神学界流行一种归类方法,将称义与成圣切割开了。主题归类法是一个有效的教导方式,但若归类不准确,就会误导人。将称义归入救恩、完全归入成圣,二者成了相互疏离的独立题目,这就是归类不准确而误导人的实例。

这种简单分类不能准确呈示出圣经的深邃真理,让我们以为称义就等同于得救,成圣则可有可无。将圣经的重要教导归之为无关乎救恩的话题,这些神学分类就成了致命陷阱。

圣经中成圣与称义紧密相联,人无法用一把神学快刀将之一分为二。这种错误让教会损失惨重,其中一个后果是,基督徒总体上已经不再是世上的光。人自己没有光,当然无法发光或者成为光,依然在黑暗中,而这正是没有得救的人的光景。

保罗在以弗所书5章8节说:“你们从前是黑暗,如今在主里乃是光”(吕振中译本)。今天很多基督徒竟然不知道要成为世上的光。我们教会有一位肢体曾经撰写过一篇文章,当中谈到基督徒要做世上的光。结果一名读者致电质疑说:“耶稣才是世上的光,请问圣经哪里说基督徒是世上的光?”弄得这位作者目瞪口呆。基督徒甚至团契领导(这名读者是一个团契的领导),怎能不知道耶稣说过“你们是世上的光”(太5:14)呢?这名读者真的不知道!作者只好告诉她圣经的出处章节。

这就是将成圣与称义剥离的后果。称义就像火箭的发动机部分,是救恩得以启动的关键。然而没有成圣(像基督)阶段,就无法实现救恩的目标。别忘了,得救的人就是那些“按他旨意被召的人”(罗8:28)。他的旨意是什么呢?答案在下一节:“效法他儿子的模样”(罗8:29)。

成圣与称义不可分割,这一点在使徒时代的教会是毋庸置疑的,今天却需要长篇大论来解释。

耶稣说:“所以你们要完全,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”(太5:48)。这句话是呼召,也是命令,谁否认这一点,坚称完全无关乎救恩,他就是擅敢行事。即便我们不明白这些深奥、复杂的神学问题,也应该晓得一个浅显易懂的道理,就是违背主的命令的人怎能得救呢?

正因为将这两样事分开了,结果我们觉得主的很多教导都难以理解。比如他说必须舍己、恨恶自己的生命、天天背起十字架跟从他,否则不能做他的门徒(路9:23,14:26-27)。很多基督徒排斥这番话,说耶稣是在教导门徒,并非基督徒。这是又把基督徒与门徒区分开了。圣经没有这种区分,我们却认为得救未必需要做门徒。然而圣经中基督徒就是门徒(徒11:26)。

将成圣与称义分开而论,结果我们不知道如何实践主耶稣的教导,还以为很多教导都与基督徒无关。于是我们就说耶稣是在教导那些称作门徒的高级基督徒,并非只想得救的普通基督徒。我们以为有了这些错误的分门别类,就可以避开主耶稣那句要舍己、天天背起十字架跟从他的呼召,还依然得救!

然而背起十字架跟从他的呼召,跟成为完全的呼召是一个有机整体。完全就体现于完全舍己、顺服神。耶稣很多的教导都是以追求完全为基础的(路14:25-27)。他从基础开始讲起,毫不含糊。

腓立比书3章中的三种完全

现在要给完全下个更准确的定义。“所以你们要完全,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”,主耶稣这番话是在要求我们什么呢?

如果你为了活出基督徒生命真诚付出过努力,哪怕只是一天,你就会知道做真正的基督徒有多难,也会同情那些认为“完全是不切实际”的人。尽心尽力爱神并爱人如己,哪怕只是一天,都不容易。谁说救恩容易呢?

主说得一清二楚:“引到永生,那门是窄的,路是小的,找着的人也少”(太7:14)。正因如此,救恩是靠恩典。没有神的圣灵帮助,我们不可能活出神呼召我们去活的新生命。

然而同名的事物太多,这是我们面对的一个巨大难题。学过哲学的人就知道,这是让哲学家、思想家头痛的问题。基督徒也得面对这项挑战。因为人类语言有所局限,结果一个词往往包含很多完全不同的概念。翻开辞典便一目了然,很多词具有多种含义,每种含义又截然不同。“完全”一词也是同样的情况。

由此可见,必须区分不同类型的完全,防止混淆的危险。有些完全的概念是圣经教导,有些则不符合圣经。很多基督徒对完全的理解是源自世界,并非圣经;每当读到耶稣或者新约讲论完全的教导,便认为是跟世俗的意思一样。因为他们只知道这种定义,结果是一片混乱。关键是要熟稔圣经的完全教导。

第一种完全:属肉体的完全

腓立比书3章是谈论完全的最经典的一章,所阐释的定义最为详尽。全章共有三种类型的完全,必须区分清楚。6节是第一种类型,我们从第4节读起,便于掌握上下文:

4其实我也可以靠肉体;若是别人想他可以靠肉体,我更可以靠着了。5我第八天受割礼,我是以色列族、便雅悯支派的人,是希伯来人所生的希伯来人。就律法说,我是法利赛人;6就热心说,我是逼迫教会的;就律法上的义说,我是无可指摘的(或无瑕疵,即完全)。

这是第一种完全。保罗早年的生活方式是完全、无可指摘的,但这是在肉体上的完全。他说:“如果你靠肉体夸口,那么我更可以夸口。我在律法上是无可指摘的。”他一丝不苟地遵行律法,巨细无遗。但这种“靠肉体”的完全促使他逼迫教会,视教会为新兴的异端。

保罗(当时还叫扫罗)为什么强烈逼迫教会呢?现代人动辄叫人“邪教”、“异端”,教会起初也被视作犹太异端(徒24:5,14;28:22)。保罗以为极力逼迫该异端是自己的宗教职责。这异端的成员被叫作“基督徒”,当时的活动毫不起眼。创始人自称弥赛亚,带领着一小群门徒,门徒中有些是渔民。在博学的扫罗眼中,这些人愚昧无知、目不识丁,没有接受过拉比的神学培训。他一定会想:“怎能如此傲慢?这群无知的人竟自称知道一条通往神的新路!”于是扫罗决定消灭这异端。他随从众人杀害了司提反,耶路撒冷的教会就分散了(徒8:1)。

第一种完全是属肉体的完全,与属灵的完全截然不同,其实是恰恰相反,是致命的。这是宗教式的完全,最终引向宗教极端主义;是以人的满腔热忱,要在神面前建立自己的公义。这种完全是以人为中心的,充斥着人的观念。

对神的热心有两种:属灵的热心和人的热心。人的热心容易产生嫉妒,难怪圣经译本往往把“热心”译作“嫉妒”。保罗对那些有属肉体热心的哥林多基督徒说:

1弟兄们,我从前对你们说话,不能把你们当作属灵的,只得把你们当作属肉体、在基督里为婴孩的。2我是用奶喂你们,没有用饭喂你们。那时你们不能吃,就是如今还是不能。3你们仍是属肉体的,因为在你们中间有嫉妒、纷争,这岂不是属乎肉体、照着世人的样子行吗?4有说:“我是属保罗的。”有说:“我是属亚波罗的。”这岂不是你们和世人一样吗?(林前3:1-4)

1. 属肉体的热心是被自我推动的

哥林多基督徒大发热心,或许也自视完全,以为热心就是完全的体现。专心致志、全力以赴地投身于某种事业或理想,就会大发热心。这种热心确实是发自内心对神的完全委身和顺服;但根本动机是错的,因为是被肉体和自我所推动。这会造成会众分党结派,“我是属保罗的,我是属彼得的,我是属亚波罗的”,结果危害教会。保罗回应说:为什么要在彼得、亚波罗和我之间做选择呢?我们侍奉的是同一位神,跟随的是同一位主,为什么偏爱一人呢?

这种热心和完全是非常危险的,它的具体表现就是一心热衷于某种神学或教义。表面上很难分辨一个人的热心是属肉体还是属灵的,因为都说是“为了神”;但动机截然不同。

要想避免落入这种错误热心的陷阱,就必须让神彻底鉴察我们的内心和动机。我们生命的中心真的是神,还是自己?我们的生命真的是由圣灵掌管,还是自己暗中自作主张?

如果你是热心的人,请记住:属肉体的热心会令你眼目昏花、心智迟钝,看不见属灵事物,辨不出光暗和真假。这种热心和完美主义在属灵上很危险,因为这是出于人、出于自我,并非源自神、源自神的灵感动,也不是为了关爱他人。

人抱有这种热心,就会严重危害教会。他会以自己所理解的真理名义,攻击、毁谤基督徒同道。主耶稣提醒过门徒要谨防这种人:“时候将到,凡杀你们的,就以为是侍奉神”(约16:2)。保罗早年为神大发属肉体的热心,逼迫教会、处死司提反,自以为这样做是在侍奉神。

保罗后来回顾了这段往事,可以想见他是在说:我早年师从知名大拉比迦玛列,沉浸在犹太神学中,为我的宗教大发热心。殊不知是在肉体的捆绑下,在与神为敌。我逼迫并想摧毁神的教会(加1:13,林前15:9)。

你若在肉体捆绑下,就别考虑追求完全了,因为最终只会落入错误的完全。必须由重生这个起点开始,而不是由终点开始。

首先必须重生,因为从灵生的就是灵,就是属灵人。我们能够成为属灵人、成为基督里的新人,不是靠人的热心,而是靠神在我们里面的创造工作。成为属灵人后,我们的新生命就会成长、进深,奔向前面的目标,就是基督成熟的身量。

2. 属肉体的热心危害教会

第一种完全是属肉体的完全。没有重生的人不该追求完全,免得到头来逼迫基督徒同伴,置他们于死地,或者给他们扣上异端的帽子。正如保罗的例子,以为逼迫教会就是在尽心尽力服侍神。也许有一天我们当中有人会被这种基督徒所杀,要做好准备,因为他们是最危险的人。耶稣提醒了我们,末世基督徒面临的最大威胁并非非信徒,而是被误导的基督徒,他们会以神的名义不择手段恶待你。

这种属肉体的基督徒缺乏属灵意识,很容易不知不觉偏离了真理。他们不知道自己违背了纯正信仰,还以为是在坚守信仰。结果他们裹挟其他属肉体的基督徒,分裂教会,残酷攻击拒绝随从他们的人。这种情况在末世会达到白热化:“那时,必有许多人跌倒,也要彼此陷害,彼此恨恶”(太24:10)。同室操戈,彼此出卖、恨恶,属肉体的热心就是如此危险、可憎。

教会历史上有许多惨痛的篇章,就是基督徒将基督徒同袍置于死地。纵观教会历史,可以说,更多基督徒是死在了基督徒之手,远非非基督徒之手。宗教法庭的残暴、恐怖,简直无以复加,基督徒竟然以神的名义将其他基督徒折磨致死。

内心的焦点不是神和耶稣、不是爱人如己,而又努力追求完全,我们就只能拥有属肉体的热心。这种热心会把人引向地狱,所以务要逃避。教会的一些大敌往往来自教会,并且就在教会里兴风作浪。许多敌基督会出自教会,即是说,他们是或者曾经是基督徒。使徒约翰说,好些“敌基督”是“从我们中间出去”的,他们是从教会出来的(约一2:18-19)。最后的那位大敌基督也不例外。要做好准备,因为我们是生活在末世。

第二种完全:属灵的完全

第二种完全从腓立比书3章15节可见:

所以我们中间凡是完全人,总要存这样的心;若在什么事上存别样的心,神也必以此指示你们。

前两节保罗解释说,这种完全的态度体现于紧紧追随耶稣:

13我只有一件事,就是忘记背后,努力面前的,14向着标竿直跑,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。(腓3:13-14)

生命聚焦于一个目标上,就像运动员定睛金牌一样,整个人关注的就是终点。他的所思所想不是自己,而是前面的标竿。保罗专注的目标就是,“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”(腓3:8)。10节又重申:“使我认识基督”。他的生命和心思意念都聚焦于基督身上。保罗认为这就是完全人的想法。

切勿将这两种完全混为一谈。第一种是属肉体、外在的完全,是从人的视角看事物,甚至看属灵的事物。一副属灵的外表,其实是“照着世人的样子”(林前3:3-4),是以人的逻辑和属肉体的目的解释圣经(比如强调靠神致富),顽固、偏执地维护人的传统及神学教义,在教会制造纷争。这是人的爱所推动的完全,与属灵的爱截然不同。

属灵或内在的完全,其推动力并非来自地上及外在事物,而是坐在天父右边的主耶稣。我们若是已经与基督同死,不再自我中心,而是基督活在我们里面,那么我们就不会再从人的视角看事物,而是以“基督的心”(林前2:16)、基督的视角看事物。

1. 完全关乎内心

下来更准确明白圣经中“完全”的意思。如何确定新约中完全的真正意思呢?翻查希腊文辞典?辞典定义有所局限,因为新约的完全观源自旧约,并非希腊文化。在旧约,完全[2]与内心和态度密切相关,是一颗清白、正直、完全的心[3]

这才是神希望我们达到的完全。神不要求我们绝对完全,即绝对无罪、道德完美,因为这就牵涉到了内心动机以外的因素。我们可能真想成为完全,却因对属灵事物无知而犯错。不知道某种场合应该如何正确回应,结果意图可能很好,行动却出了错。新信徒尚未学会如何与神亲密同行,不知道神在他们生命中的旨意,往往会出现这种问题。

很多基督徒生活中不知道如何做决定。两份工作该选择哪一份呢?尽管动机正确,却做了错误决定,而且是事后才意识到了错误。他们需要学习与神沟通,被圣灵引导。

神知道我们即便心态完全,行动也可能出错。所以必须区分内在完全和外在完全。我再次强调:神不要求我们行事样样完全,因为这需要非常清楚神的一切旨意,而我们尚未达到这种水平。

虽说神的灵能够引导我们明白一切真理,但我们与神交流的能力依然有限。心意可能完全,然而与神沟通不足,所以不知道每一种境遇下神的旨意如何。

这第二种是内在完全,表面上往往看不出来,因为这不是展示给人看的。第一种完全才希望引人注目,并非第二种。属肉体的人渴望人赞扬他完全,喜欢让别人看见自己在祷告,其实平时并不怎么祷告。祷告两个小时,可能令人刮目相看;三十分钟则稍显逊色。有人每天只祷告三十分钟,但其余时间继续与主交流,我们又如何看他呢?

神鉴察人心。耶稣在登山宝训中说:“你们祷告的时候……要进你的内屋,关上门”(看太6:5-6)。别人不必知道我们祷告多久。我不明白,人怎么会知道马丁·路德每次祷告三、四个小时呢?当然有时候是无法隐藏的,特别是如果你跟别人同住一室。但内心动机必须正确。真正的属灵人没有想过要让人知道自己多虔诚,祷告多久,每天读多少章节的圣经。有人曾告诉我,他已经读了圣经四十遍。然而与他交谈,就不禁怀疑他有没有读过一遍。读了圣经四十遍,却不能领悟一节经文的属灵含义,则有何益处呢?

耶稣说“你们要完全,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”,意思是“你们要属灵,像你们的天父属灵一样。”真正的属灵意味着首先是从圣灵而生,其次是随从圣灵。罗马书8章谈到了随从圣灵,被圣灵引导。我们经历到圣灵同在了吗?是不是每天被圣灵引导呢?

2. 被圣灵引导

有人还想坚称完全跟救恩无关吗?简单来说,完全就是以神为中心的生命,我们与神相交、同行,经历到被他的灵引导,这种经历非常真实、奇妙。神引导他的儿女,甚至有时候我们未必察觉到,只是事后才反应过来。谁是神的儿女呢?就是那些被神的灵引导的人(罗8:14)。成为完全的意思就是成为圣洁,无可指摘,敏感圣灵的引导。圣洁的意思是脱离世界以及属肉体的生活方式。

今天的教会就像哥林多教会一样,充斥着属肉体的基督徒,这些人经常在教会惹事生非。保罗关心的是带领这些人尽快脱离属肉体的状态,所以他鼓励我们要以基督的心为心(腓2:5),这就是追求完全的精髓。

第三种完全:绝对完全

腓立比书3章12-16节保罗这番话似乎自相矛盾,令人费解。他刚刚说自己没有达到完全,接下来又说自己是完全的。他希望每个基督徒都成为完全(15节),又说“这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,已经完全了”(12节)。两节经文他用了同一个希腊字表达“完全”[4],但一次说他是完全的,另一次说他是不完全的。为了消除矛盾,有些译本将这两次分别译作“完全”和“成熟”[5]。保罗刻意两次用了同一个词,第一次说他不完全,第二次说他完全。其实没有矛盾,因为同一章的“完全”一词表达了三种不同的含义。

保罗说自己尚未达到完全,这是指绝对的完全。这种完全不仅是态度和动机正确,而且每个念头、行动都绝对完全,毫无过错。今生我们不可能达到这种完全,保罗也直言自己没有达到这种完全。

也许我们对神的心态完全,却还有可能不体谅人,忽视了他人的需要,或者忘记了表达感谢。我承认自己在这方面多次失败,比如对于别人的一番好意,我没有表达感谢,这就是罪。上一章看见,按照圣经对罪的定义,错误就是罪。依此看来,我的错误、疏忽、失败都是罪。我跟耶稣的绝对完全相差甚远,他的行为毫无差错。今生我们达不到这种完全。

肉身阻碍完全

完全是属灵的,但我们还有血肉之躯,这就限制了我们在属灵上的追求。肉体的不完全是与生俱来的限制,而且这肉体遮蔽了我们的属灵视野。保罗说,“等那完全的来到,这有限的必归于无有了……我们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,模糊不清,到那时,就要面对面了”(林前13:10,12)。之所以属灵上有所局限,因为是在看镜中之像,模糊不清。肉体横亘在我与神之间,结果无法面对面与神相交,这交流经由肉体的帕子。我看见了属灵事物,但远非彻底除去身体的帕子后看得清晰。

约翰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:“主若显现,我们必要像他,因为必得见他的真体”(约一3:2)。那时候我们才能完全像基督。惟有到了将来,那时就见到了基督本人,我们也换上了不朽坏的身体,不再是现在的肉身,我们才能达到绝对的完全。

保罗最后以这句话总结了整章:耶稣基督“要按着那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,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,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。”(腓3:21)

总而言之,保罗是在说:虽然我确实经历过与神美妙相交,但今生我并非绝对完全,因为还有这个阻碍我与神相交的肉身。保罗曾被提到第三层天,当时不知道自己是在身内还是身外(林后12:2)。短暂的美妙经历过后,他又回到了肉体的帕子里。今生这个肉体遮挡住了我们的属灵视野。等到了那一天,我们就能与基督面对面,并且被改变成他的完全样式。

我们在等候“身体得赎”(罗8:23)、被改变的那一天,那时这必朽坏的要变成不朽坏的,这血气的身体要变成灵性的身体(林前15:44,53)。我们方方面面都会达到绝对完全,可以畅通无阻地与神相交。保罗深切期盼着那一天,不禁哭喊道:“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?”(罗7:24)他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(腓1:21-23)。因为死后就可以脱去肉身,灵自由地与基督同在。

属灵人不惧死亡。保罗不怕死,因为他知道这血肉之身是直接与神相交的障碍,也是达到绝对完全的障碍。他心驰神往的是:“或者我也得以从死里复活。这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,已经完全了,我乃是竭力追求……”(腓3:11-12)。显然,绝对完全与死里复活紧密相联。将来复活了,我们就会得到属灵的不朽之身,成为绝对完全,脱离肉体、罪和死亡。

我们如何看待肉身生命?

归结来说,完全有三种类型。第一种是属肉体的,是我们成为基督里的新人后就该抛弃的。第三种是我们在翘首以盼的,就是将来能够像主一样,满有他的完全样式。第二种是属灵的完全,这才是我们现在要达到的完全。因为我们已经在基督里成为新人,是“新造的人”(林后5:17)。

然而,追求属灵完全的过程充满艰难险阻,你很快就发现这真是条“窄路”(太7:14),是背起十字架跟从耶稣之路(太16:24,可8:34,路9:23)。若有人拒绝背负自己的十字架,他会发现自己无法走这条生命之路。肉身生命及其属世的欲望、追求、抱负,跟追求属灵完全这个呼召水火不容,因为肉身生命害怕失去保障和利益。一旦成为基督里的新人,就必须调整我们对待肉身生命的态度。没有做好这一点,注定必败无疑。

如何看待这个世界以及肉身生命,是否惧怕死亡,就显明出我们是否看重完全。怕死的人舍不得肉身生命。但耶稣说:“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,不要怕他们;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,正要怕他。”(太10:28)

我们如何看待肉身生命呢?当健康出了问题或者收入拮据,会不会担忧恐慌?是不是在努力赚更多钱?是不是在寻求人的称赞?

我们最关注的是永恒事物吗?我们是神的忠心管家吗?忠心的管家会以服侍神为生命的焦点,不以自己的健康、事业为中心。物质东西也许在我们手中流转,但我们不敢占为己有,正如“用世物的,要像不用世物;因为这世界的样子将要过去了”(林前7:31)。基督徒生命非常实际,能够处理好现实生活中的各种问题。完全是在日常生活中,透过我们的生命,以恒久忍耐的属灵素质展现出来的。这就是救恩的精髓。

《完》


[1]“a. 因惧怕而退后。例:希伯来书10章38节(参看哈巴谷书2章4节)。b. 因惧怕而退缩、逃避。例: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传(徒20:27)。c. 因惧怕而缄默。例:我没有一样避讳不说的(徒20:20)。”——摘自《希腊文英文新约辞典》(A Greek-English Lexicon of the NT, BAG.)

[2] 希伯来原文(תמיםtamim)往往描述祭牲完美无瑕、健康无恙,比如出埃及记12:5;也描述人的内心、行为完全、正直、无可指摘,比如诗篇37:18,119:80;箴言11:20,2:21,11:5等等。该字描述神的呼召:要“完全”或者“无可指摘”(创17:1,申18:13);也说到“完全的道”(诗101:2),神的作为(申32:4)以及神的道路(诗18:30)。

[3] 例如,历代志上29:17-19节说到“正直的心”。这段经文屡次说到心,比如“正直的心”、“诚实的心”、“心思意念”、“坚定他们的心归向你”。

[4] 腓立比书3章12节用的是动词形式teleioō,15节用的是形容词形式teleios,二者是同一字根。

[5]和合本的两次都是“完全”,保留了这个矛盾;新译本分别是“完全”和“成熟”。

© 2022 福音电台。版权所有。(联络我们)


本网站的文章、音频、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(转载文章除外)。

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、音频、视频,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(URL)。

出于对作者的尊重,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。

(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