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举起了铜蛇
张熙和牧师

讲稿下载(电脑版)

公元前一千四百多年,神施展了一连串伟大的、令人敬畏的神迹,将以色列民族从他们世代为奴的埃及拯救出来,要带领他们经过贫脊的旷野,进入应许给他们为业的肥美乐土迦南。

想象一下,二百万人在无边际的旷野步行,漂泊流离四十载。荒漠上,寸草不生,从哪儿拿食物喂饱二百万人呢?然而,神打开天库,降下吗哪,使他们在四十年间,没一天缺乏食粮。

神拯救了他们,保护了他们,免得他们在环境恶劣的旷野路上饿死仆倒;可是他们竟然忘恩负义,满怀敌意地怨怼神,说:“伙食太淡薄了,我们都食厌了!以前在埃及的时候,还有大蒜,比你现在给我们的吗哪好吃多了。你为什么要带我们离开埃及,到这个鬼地方来,要看我们死在这儿吗?”

他们完全忘记了,在埃及的时候,他们只是一班可怜的、日夜遭人压迫的奴隶罢了……

谁是罪魁祸首?

在现实的生活里,人往往都像以色列人一样怨天尤人,甚至在基督徒当中,这也是普遍极了。神曾赐给我们许多的福份,然而我们竟毫不感恩,经常为了极微小的困难就埋怨神。

埋怨神就是罪的特征。罪,就是在口里或心里怨怼神。罪,并不单指犯错,而是一种敌对神的态度。人类常为自己带来烦恼,又常把一切归咎于神。

“为什么神容许人受苦呢?”——人们提出这个问题已千万遍了。让我们先问一下,究竟是谁引起苦难的。是神发动第一次世界大战吗?是神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吗?抑或任何一场战争呢?人类互相残杀,带给无数人民不能言状的痛苦——然而我们听到的还老是那句怨言:为什么神要人受那么多苦?

当婚姻关系恶化,丈夫埋怨说:“神为什么偏给我这样的一个太太?我理应得到一个更好的女人!”妻子也埋怨说:“我又聪明又漂亮,神为什么偏给我一个没出色的笨蛋?”……总之,又是神之过。丈夫与妻子,双方都喋喋不休,怨天尤人:“神早该做点事,他是神啊!他该早知道,这个人根本配不起我!”

对神抱着这种态度就是罪,一方面不肯承担自己犯错的责任,一方面将后果完全归咎于神。

然而,我们最好还是小心点,恐怕会逼使神采取行动来提醒我们到底谁才是罪魁祸首。他果真如此,并非要证明自己清白,而是要教我们醒悟,原来人自己才是所有问题的根源。我们一天不醒悟,就一天不会有改变。

世界一团糟,神可以做点什么吗?

有人问我:“现今世界真是一团糟,神可以做点什么吗?”

我回答说:“除了歼灭世上所有的罪人,他还可以做什么?”

神有两个选择,他可以将罪人通通除掉,那么罪恶和痛苦都会一并被吞灭;他也可以将罪人变成好人,这样,罪恶和痛苦也一样被清除。你会选择哪一个呢?

消灭罪人,他毋须你的批准;但是,要改变你,则需要你通力合作。假如你渴望见到新天新地,新人新事,神必须先将你改变,不过他绝不会勉强你。

有些国家的政府会尝试施用武力逼使人民改变,他们失败了,因为武力是没办法改变一个人的。你可以用枪对准一个人的脑袋,强迫他服从,可是你无法控制他的思想。一旦你放下枪走开,一切便会恢复原状。

主耶稣不会犯这错误。他对彼得说:“把剑收起来吧!神国的扩张,不用刀剑。”(参照约翰福音18:11)如果全世界的基督徒动员起来,便会成为一支配备精良的百万大军,随时候命,为基督而战。但是,主心中有数,他拒绝以武力征服世界。

你可以控制人的外在行为,但却永不可以控制人的内心。除了爱,也只有神的爱,才能够改变人心。

仍然有人抱怨,说:“为什么由我们承担罪恶的苦果?我们犯罪的时候,神为什么不减少我们的苦难?”

我们又想犯罪,又想逃避后果!最好是神千依百顺,让我们犯罪的时候可以舒舒服服。情形刚好相反,他绝不会让你一走了事,他就是要你尝尝罪的苦果。

如果祸患还未临头,不要以为你暂时安枕无忧,就等于一世脱险,你太自信了。神必定追究你,那个时辰可能比你想象中快得多。神追讨你,是为你好,目的要你觉悟罪恶的可怕;甚至审判你,也是想你得救。

不要像头固执的骡

以色列人在旷野里埋怨神,他便指挥火蛇去袭击他们。当时,他们叫它们作“火蛇”,不是因为它们口中喷出火焰,而是因为它们有毒(中毒时产生灼热的感觉)。百姓人民中毒将亡,才懂得悔悟。

人在顺境时,往往不知悔改,一而再,再而三地耽延,及至陷入绝境,悔恨已晚。所以神教训自己的选民以色列,不要像头固执的骡,给主人鞭打,才硬着头皮向前走(诗篇32:9)。

有一次,在南京,我偶然望出窗外,看见五个人出尽九牛二虎之力尝试推动一头骡,可是它却纹风不动。他们又拉又打,各出其谋,那头骡只是伸一伸前腿,将身躯向后倾一倾,就算了。他们开始挥动木棒,我心想,这一回,可怜的骡一定给打伤背脊了,然而,它依然故我,动也不动。最后,那些人忍无可忍,举起一枝尖锐的利器,用力刺它,这一下它才肯走。

真难理喻,为什么受了伤,它才肯低头呢?就像一些非信徒,他们说:“纵使我一败涂地,我仍坚决拒绝向神低头。

另外一次,我在上海市外看人骑马。其中一位骑师引起了我的注意,因为他没有携带马鞭,而他的马却明白他的指示。马在路上缓慢地踏着细步的时候,只待骑师倾前在马儿耳边说句话;要是他告诉马儿快跑,马儿就立即加速驰骋。

我们要像这只骏马呢,还是要像那头必须用鞭策打才会走路的骡呢?

这是什么救法?

摩西为中毒的人求情,神便命令他制造一条铜蛇,挂在讯号杆上。这条杆子平常用来悬挂各式各样的旗帜,给聚居在旷野中的几十万群众传指示讯号,例如停下扎营或拆营前进等。

大群毒蛇侵袭以色列人的营地之后,有人当场中毒身亡,有人逐渐死。那些慢慢步向死亡的人,就像今日的世人因犯罪而渐遭灭亡一样,他们不是当场暴毙,因为毒力没有立刻发作,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去了。

然后,摩西举起讯号杆,这回跟往日不同,旗杆上挂着的是一条铜蛇。那一条铜蛇一定颇大颇长,人老远也可以望得见。神又告诉摩西,任何人被蛇咬了,只要他望着挂在那讯号杆上的铜蛇,就可以痊愈。

神救人的方法是聪明呢,还是愚拙呢?已给毒蛇咬得半死的百姓,早已望“蛇”生畏,谁也不想看见蛇了。现在指示下来,要他们抬起头张眼望着一条铜蛇,许多人一定会嘲笑说:“这是什么的救法?只要望着铜蛇就会痊愈?简直就是迷信。

这一定又是摩西搞出来的鬼主意,他告诉我们神说这个、说那个,反正我自己什么也没听到。

神真说了,也没用呀,我在这里,铜蛇在那里,太远了。神真可怜我,就差人把抗毒的血清送来。我要把毒素抽出来,已经够忙了,请不要再烦我啦!辛辛苦苦跑出去看条铜制的东西,简直是笑话。”

于是他们尝试自己找法子医治自己。如果这样行得通,神就不会吩咐摩西举起铜蛇了。

今天罪恶在荼毒着世上每一个心灵,神已竖起讯号杆了,讯号杆上挂着什么呢?除了耶稣之外,我们还看见谁呢?他被挂在髑髅地的十架上,为我们的罪而死了。

然而,抗议之声还是不绝于耳:“你是否说,只要眼巴巴地望着那个挂在十架上的死人,我就可以得救吗?真是太荒谬了,难道这样就可以解决世界的问题吗?”

“无论如何,我和他之间相距也太远了。就时间上而言,他早在二千年前已死去;就地域而言,他是死在以色列的。而我呢?身在中国,加拿大或其它地方。他在天堂,我在地上。无论地理上、空间上或任何方面,距离都太远了。”

“而且,相信耶稣又怎样?真可以破除我一生中根深蒂固的罪吗?说什么主耶稣为我们的罪而死,都是使徒虚构出来的故事吧!他们将人的意念强加到神的身上。”

我肯定你也一定有过相似的想法。

反正快死了,何不孤注一掷?

以色列人还在争持己见的时候,他们一个接一个地中毒倒下,何等可惜呢!结果只有那些回过头来、望向铜蛇的人,终于获救。我们从中学到什么教训?

一件事情是真是假,除非我们亲身体验,否则永不会知道,因此,只要你将眼睛注视那一条举起的铜蛇,就会立刻发现毒力从你身上消失。但是,如果你前思后想,分析铜蛇有什么法宝,即使一辈子待在那儿,也于事无补。反正你快死了,何不孤注一掷?又何必固执己见,付上生命的代价呢?

今日,罪恶的毒害击杀着世上每一个人,难道我们还要永无止境地争论神能否借着十字架上的耶稣救人吗?只要你抬头仰望他,岂不是立刻就经历得到神拯救的大能吗?

我说的不是天方夜谭,而是你们自己可以亲身体验的事实。好像服药一样,你想知道某种药物有没有疗效吗?既然别人吃过好,你又何妨一试!

浸礼的见证

今日受洗的几位弟兄姊妹,如果不是曾经历过神的大能,又为何要受洗呢?从来没有人逼他们,我们的教会也从来不赞成人冲动鲁莽地作决定。

当有人申请受洗,我们只会尽力劝他考虑清楚,因为我们想肯定他的决定并非出于人意,而是因为神吸引他。所以,当我发现申请人在神面前还未预备好,或有其它个人的原因不宜受洗,我都会劝他暂时搁置。

今日,这几位弟兄姊妹开始踏上基督徒的天路历程。当然,他们只不过刚起步,前面还有漫长的路要走。他们经历神还是很少,但是,他们起步以后,随着日子渐长,经历神的能力就会愈来愈多。以往受洗的弟兄姊妹现在可以见证,这是千真万确的。

看看神的智慧

你认为神的救法是聪明呢,或是愚蠢呢?圣经说:“神的愚拙总比人智慧。(哥林多前书1:25)让我们从铜蛇的事件看看神的智慧。

神做任何一件事,都有他的原因。

留意挂在杆上的是一条死蛇。“罪的工价乃是死”——一条死蛇正好象征着罪恶和邪情的势力已遭歼灭。

既然神想要一条死蛇,为什么不吩咐摩西把一条真的杀了?为什么用铜另外铸造一条呢?神又有他的理由。他想向世人预告他未来的救恩计划。

神什么蛇也不用,只选用了一条铜蛇。铜蛇本身并不是蛇,不过取了蛇的形状;同样,主耶稣本身不是罪人,不过取了罪人的形状。

正如圣经说,主耶稣“成为罪身的形状(罗马书8:3)。又说:“神使那无罪的代替我们成为有罪的。(哥林多后书5:21)其中的动词“成为”(英文:He “was made”),相等于神吩咐摩西说:“你制造一条火蛇……”句中的“制造”。

神不用真蛇,却偏偏挑选铜蛇,还有另一个原因。真蛇会腐烂,铜则不易朽坏;同样,复活后的主耶稣是永活不死的。在旧约圣经里,所有象征救赎的器皿都是铜制成或用铜镀成的,例如祭坛,供祭司洗濯用的洗盆,并所有献祭用的器具等。你看,神做事不是很有心思吗?

还有,铜很坚硬,很难雕造成蛇形,除非先把它放在火炉中,经烈火烧过。在圣经中,火象征不同的东西,其中最重要的,是象征试炼。

坚硬的铜雕成蛇的形状,必须先经过烘烘烈火;同样,主耶稣拯救我们脱离罪恶之前,也必须先面对种种试炼和考验。

除此之外,铜蛇预言了一千四百多年后主耶稣将会怎样牺牲。当日神吩咐摩西将铜蛇挂在杆上举起来;到新约时代,主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举起来。

十字架原先平放地面,待罗马士兵把犯人钉牢后,才把它竖起,插在地上。所以,耶稣说:“我要被举起来,好像摩西把铜蛇举起来一样(约翰福音3:14)。神的智慧,实在令人赞叹,你还觉得他行事愚拙吗?其实,无论他做任何事,背后总有一些很好的理由,只是我们看不出来罢了。

“瞥一眼”就医好了?

中毒垂危的病人望着铜蛇,为什么会给医好呢?答案十分简单,铜蛇本身并没什么魔力,我们不要迷信;其实,是神自己施行大能把人从垂死的边缘拯救起来。

所以,当我们抬头仰望着挂在十架上的耶稣,不是他的躯体拯救我们解除罪恶的剧毒,而是神为着主耶稣的缘故,在我们身上施行大能。所以,主耶稣曾说:“肉体是无益的,我对你们所说的话,就是灵,就是生命(约翰福音6:63)

一个基督徒只不过相信距今二千年前有人为他死在十字架上,当然不是他今天经历神的原因,而是因为永活的神今日在他心里动工。不过,除非我们定睛望着主耶稣,表明我们对神有信心,否则,神什么也做不了。

当日,望着铜蛇的人,给神医好了;今日,相信主耶稣的人仰望着他,就得到永生。所以耶稣说:“摩西在旷野怎样把铜蛇举起,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,叫一切信他的人都得永生。(约翰福音3:14-15)

瞥一眼就成了吗?当然不成。圣经在选词用字方面很精确,“望着”和“瞥一眼”完全是两回事。圣经希伯来原文“望”,是“很专注、很集中的凝视”的意思,但中文或英文译本却表达不出原意。

当时,一定有不少的以色列人,只是远远地瞥了一眼,没有专心一意地凝望着标杆上的铜蛇,结果,他们都死了。

很多人已经奄奄一息了,可是,为了看得见,他们还是要辛辛苦苦地,从营幕中爬出来,将垂低的头抬起来,尽力集中他们的注意力,望着那条挂得高高的铜蛇。

现在,圣经也是这样劝勉我们:“专一注视耶稣,他就是我们信心的创始者和完成者(希伯来书12:2)。“专一注视”,表达了一个人全心全意、聚精会神地留意着,而不是匆匆地“瞥一眼”。

匆匆忙忙地“瞥一眼”,漫不经心地“望一望”,我们这样是太肤浅了,对神的信靠也太肤浅了,试问神怎么会拯救我们呢!

一定要听从神的命令

你想经历神的能力,就要学一个很重要的功课——顺服神;神怎样吩咐,你就怎样实行。犯罪,是叛逆神的态度;而听命,就是犯罪的相反。

以色列人要救回生命,就一定要听从神的吩咐,不再顾虑身体上的创伤,不再给苦痛分心。他们必须尽一切努力,决心将目光集中在铜蛇身上。

因此,“望铜蛇”这行动,纯粹是表示他们对神的顺服,虽然对他们来说,行动本身是难以理喻的。所以,人肯踏上顺服的一步,神的能力随即降临到他的生命中,新约圣经中“信心”一词,其定义就是指这一种顺服神的态度。唯有这样,神才会借着钉十字架的主耶稣来拯救我们。

神拯救人的方法,在你听来,不是聪明,就是愚拙。你不是站在阵线这一边,就是站在阵线另一边,因为主耶稣将楚河汉界划得很是分明。请问你站在哪一边?

准备受洗的朋友是准备表明自己的立场,他们将会离开敌对神的阵地,加盟顺服神的阵线。尽管有人不全明白浸礼的意义,他们经已决心踏上顺服神的一步,表明自己对神的信心。

结语

你有一个比神更好、更聪明的拯救方案吗?如果你自己被罪缠绕、不能自拔,又怎有资格批评神的救法愚蠢呢?难道你不应该向他坦白承认:“神啊,过去我一直叛逆你、怪责你,活在罪中无法自拔。然而,我今天听说主耶稣被举在十架上,你吩咐我注视主耶稣,我一定照办。”这是踏上顺服的第一步了。你好像昔日被蛇咬伤垂危的以色列人,尽管不明白行动本身的意义,可是,神吩咐了,他们便顺服,然后,他们发现毒性给止住了。

同样,如果你肯顺服神,罪的锁链就会脱落,罪疚的重担也会卸下。往日的过犯,已成过去,你开始踏进新生,享有前所未有的自由。

《完》


 

© 2017 福音电台。版权所有。(联络我们)


本网站的文章、音频、视频版权归福音电台所有(转载文章除外)。

欢迎转载本网站的文章、音频、视频,但须注明出处及链接(URL)。

出于对作者的尊重,转载时请勿删改文章内容。

(福音电台 data download policy)